壶之语

曾经痴迷琼玉紫陶,喜新不厌旧间,几度不可自拨。 但是沉浸其中的时间并不太长。 现在回想起来,不知是幸事还是憾事